克先森

人生就是一次次地重来和变换多彩。

话痨末期,拒绝治疗。

【杀死汝爱】02【连茨】

amazing!
赞美悠也!她可漂亮了!

糖醋悠也w:

☆日更!!!夸我!!!_(:з」∠)_
02


他从大衣兜里掏出一张卡,刷了一下门上的密码器,扶着茨木进去。


这里算是一个小隔间,面积不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厨房独卫客厅一应俱全。


青年把他放在沙发上,转身去拉开冰箱。


“不好意思哦,其他食材没有了,只能煮白粥了,再加点我昨天做多了的的鳗鱼饭。”


“哦哦好,我不挑的。”


“放糖吗?”


“放吧。”


天知道茨木心里在深思熟虑什么。


那枚戒指看起来不仅价值不菲,而且似乎可以彰显主人的地位,就像大金链子可以彰显佩戴者黑社会扛把子的地位一样。他猜想这枚虬龙戒指的主人,至少是分堂主的地位。


该不会是帮会头目本人吧?


不会的。方建传闻最多的就是「雾组」头目是个胡子拉碴的强壮大汉,其次是长相阴险狡诈的中年竹竿男子,总不会是眼前这个温和俊美人畜无害的青年。


啧,这人心肠这么好,肯定是被逼无奈才来为帮会卖命的,而且还这么年轻,不行,不能让他的大好青春年华都浪费在这泥潭里。


茨木在警校烂熟于心的人民公仆原则涌上心头,差点被自己感动的热泪盈眶。


他一定要把「雾组」一锅端了,然后救他!


好吧,即使他现在连这倒霉的胃痛都解决不了,可是远大的理想还是要有的。


“好了。”一目连把粥和鳗鱼饭端在他面前的茶几上。“趁热吃吧。”


他都有多久没吃上口热饭了。中午在警局食堂随便吃点,晚上更不必说,回家的时候连流浪猫都睡了,喝口冷空气差不多。


“先喝粥。”一目连从厨房给他拿了只勺子,放进软糯的白粥里。“暖暖胃先。”


他突然觉得自己饿到能把碗吃了。


鳗鱼饭甜的恰到好处,金黄色的外皮酥脆,几乎每一段都切成等长,整整齐齐的码在米饭上,还剔掉了刺。刚出电饭锅,蒸汽氤氲而上,糊了他一脸。


他觉得自己吃饭的速度赶得上百米冲刺。


不过,这不是才五点多么,他怎么觉得有点困,难道是中午没休息好?


茨木揉了揉眼睛,想跟一目连道个谢,然后以自己的聪明才智从他嘴里套点话出来以便端掉「雾组」,或者留个联系方式日后感谢他,也算是帮他早日脱离苦海。


胃里暖乎乎的,又好像过于暖了,屋里的空调温度舒适。他站起来,想问一目连的联系方式,又不受控制软软的倒回沙发里。


“你……”


眼皮沉重的合上之前,是一目连修长的手轻揉他头发的感觉。


“这么没防备心,怎么做人民公仆。”一目连捏了捏茨木的脸颊,让那两瓣嘴唇滑稽的撅起来,像只小鸭子。


他俯下身,在他撅起来的嘴唇上面静静贴了一会儿,又移开亲了一下茨木的额角。


茨木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床上。


窗帘的pv布让他看不清楚外面的天色,手机没电了,砖头一样躺在床头。他坐起来按了按太阳穴,这个觉太过冗长黏稠,让他得思考一会儿昨天在一目连那儿的经历是真是假。


衣服被人换过了,昨天笨重的羽绒服被换成了居家穿的白色睡衣,已经被掖好的被子捂得暖烘烘的。他顶着一头乱毛在冬季清晨的寒冷里坐了半晌,似乎平时那个用龙卷风般的速度跳出被窝套上衣服的人不是他。


床头一张字条说明昨天下午的那个青年并非出现在他梦里。


“给茨木:


建议我们的人民公仆多长个心眼,省的被居心叵测如我的人拐卖了。
以及,快来调查我吧。


                           ——一目连”


字迹明秀清晰,确实符合昨日那个青年的形象。
他知道自己的警察了。不仅如此,应该还知道自己的详细信息。


既然他知道了,竟然还送自己回来,也没少胳膊少腿什么的。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赶快起身做回了一个龙卷风般的美男子,然后给手机充上电,拨通了那个永远是快捷键的号码。


“喂,挚友吗,快调查一下一个叫一目连的人!”

评论(4)

热度(48)

  1. 克先森糖醋悠也w 转载了此文字
    amazing!赞美悠也!她可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