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先森

戾气超重,人间惨案。
话唠末期,拒绝治疗。
自留地,别关注。

一个悲伤的故事

大家都以为酒吞和茨木睡过了。
但是没有。
酒吞很伤心,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很绝望啊,我每天都躺在床上和茨木聊苍蝇会不会排气,耶稣有多高,但是我们俩真的没cao过啊。
众人:看看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丑恶嘴脸。
酒吞:我没有我不是,我现在连小手都没摸过。
众人:看看这不知羞耻的丑恶嘴脸。
酒吞绝望.jpg
酒吞不干了。你们凭什么说我cao过啊?凭什么啊?证据呢?
众人:看看这不尊重真相的丑恶嘴脸。
于是牵过来茨木:你看!肩膀上的红印,这胸口的红印,这大腿上的红印。好,你说这些我们都看不到,那你看这脖子上的硕大的红印。
酒吞:mmp.jpg
酒吞:那不是我干的。那是蚊子干的。
酒吞:生无可恋.jpg


对。就是我。我身上蚊子包比茨木身上的se情多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