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先森

戾气超重,人间惨案。
话唠末期,拒绝治疗。
自留地,别关注。

杂计

今天跟着我的新部长去干活,晚上十点多还没完。走到最后一个单元的时候我突然就意识到这个单元是我上个部门的部长住的单元,一下子就很高兴,悄咪咪的往每个寝室里伸头看,希望能看见她。没想到还没等我看见,她就自己出来了。
和我平时看见她的时候穿的整整齐齐的不一样,她穿的特别随便,头发也乱蓬蓬的,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然后我很高兴的打招呼,本来想拥抱一下,她推开我很抱歉的说她没穿bra,不方便。我当然理解,就没碰她,我们俩打个招呼,还没等我说什么,我的新任部长就出来了,我也得走了。
我走到了门口,她突然就把我拽了回去,紧接着狠狠的,狠狠的把我抱在怀里,我还没来得及回抱她她就又把我推开了,然后和我挥挥手自己去学习了。
她把我拉到怀里的那么一瞬间,我的鼻子就酸了。出来了之后我忍住不能哭,自己调侃几句,和新部长说了两句话,然后往回走。
我住的最远,只有我一个人住在那里。路上我就再也忍不住了,一边走一边哭。
她是我直系学姐。
可是她再也不是我的部长了。
我长大了。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