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先森

人生就是一次次地重来和变换多彩。

话痨末期,拒绝治疗。

不靠谱的童话故事(上)


OOC到了极致,没救了……

微量博晴

一、

茨木下山之前被八百比丘尼拦住,神神秘秘的问他下山去做什么。茨木一脸各种困惑,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她:“吾下山给吾友去买酒去。”

  八百比丘尼又很神秘的问他:“你哪里来的钱去给酒吞童子买酒?晴明大人昨天才把寮里能卖钱的东西都换了钱给你和妖刀买了御魂。”

  茨木于是诚恳的拍拍八百比丘尼的肩膀:“吾还可以挣。毕竟吾多年以前还叫罗生门之鬼,虽然几百年没用,但是想一想还是能行的。”

  八百比丘尼遗憾的——这个时候茨木已经变换成了女子,正手忙脚乱的把从香肩下来的过大的盔甲捞回去——试图挽留她:“虽然我也没办法说的太清楚,可是我刚刚预测出你这次下山可能凶多吉少,还是当心为妙。”她还没说完,茨木童子已经袅袅婷婷的摇摆着细腰向外走,还不忘往回招手:“把吾的盔甲送回去!”

  

二、

茨木斜倚在桥的扶手边,心不在焉的往水里扔着小石子。虽然看上去好像是在等人,可还是不停的有人围上来询问他是不是需要帮助。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不断吃人来增进修为的小妖怪了,况且他还和晴明签订了式神契约,也不能伤人。他只是出来挣钱的,口味挑剔了很多,左看右看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这些人有的一看就是个穷光蛋,只想凭点花言巧语骗得美人共度春宵,有的看起来衣冠革履,但是细看衣服上已经有磨痕。他等到日落都没等到一个正经八本的有钱人,心情沮丧的想回去,却突然被一个人喊住。茨木凭直觉,转过身,然后——

 

三、

茨木这笔钱挣得特别容易,容易的让他自己都起疑了。但是当他回到寮里把买来的好酒拿给酒吞的时候,所有的疑问和怪异都被他抛到脑后。

酒吞慢悠悠的拿出来两个酒碟子,先给茨木倒满,然后给自己倒。看茨木一饮而尽,他才慢悠悠的端起自己的碟子。茨木在一边满脸期待的盯着他看,等待他的反应。酒吞觉得茨木这个表情特可爱,故意逗他,喝了一口就把碟子放下,也不看他,自己慢慢的擦酒葫芦。

茨木发现他挚友没有反应,稍微有一点失望,但是马上振作起来,元气满满的握拳:“看起来挚友不太喜欢这酒,无妨,是我大意了,挚友怎能喝如此低劣的酒呢?挚友别急,我明天去给挚友买更贵的酒去。”

其实酒吞很喜欢,但是一听见茨木这么说,也顾不得反驳他,马上问道:“买的?你哪来的钱?”

茨木知道他挚友最讨厌他出去做仙人跳的营生,支支吾吾半天采编出来个理由:“吾捡来的。吾今天看见了一个钱袋子,就用里面的钱去给挚友你买了酒。”

酒吞当然不信,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哼了一声:“你小子可别什么惹麻烦就好。我看你断了的那条胳膊现在不疼了。”

茨木讪笑,东拉西扯的说一些白天的见闻,把这件事略过去。

 

四、

茨木天天去桥上呆着,久而久之桥上有小鬼专门偷钱的说法在平安京流传开来。这谣言愈演愈烈,最后连晴明和酒吞都知道了。晴明用扇子半掩着脸:“酒吞——”

酒吞不耐烦的打断他:“本大爷知道是茨木。他开心就由着他,损失那么几个币子能怎么样,你们真是小气。”

“倒不是我无聊,只是这鬼怪的传闻再这么传下去,肯定会有阴阳师去桥上的。到时候就算他是我的式神也没有用。”

酒吞顿了一下,恶狠狠的对晴明说:“啰嗦,本大爷当然知道这些。”接着就头也不回的进屋了。神乐在一边逗着小白,看见酒吞嗵嗵嗵的进屋了,凑过来抱着晴明的胳膊:“他怎么了?”

晴明笑着揉揉她的头发:“没事,关心则乱。”

 

五、

晴明说对了。茨木还是落到了阴阳师手里。他第一次骗的那个人找来了阴阳师降服这个妖怪。那个阴阳师一下就看出来他是安倍晴明手下的式神。本来只要把晴明找来就可以,但是他对晴明积怨已深,如果能让晴明损失一位式神也算是大快人心。

他似笑非笑的看看茨木,伸手抬起他的下巴。

“可真漂亮啊”,阴阳师说到,“这么一张好看的脸,要是我也心甘情愿被骗。”

茨木使劲扯胳膊,居然扯不动,他又想变回真身,可对方似乎施了点法力,变也变不回去。他只能对对方怒目而视,旁人看起来就像撒娇一样。围观的人已经有开始起哄阴阳师是不是不舍得下手的了,这个阴阳师也不恼,他继续笑眯眯的看着茨木:“你是晴明大人的式神,这个人情我还是要欠的,不过你作恶多端,总是要受惩罚。”他说着就往茨木身上又贴了一张符,“你这么美丽,是不是从来也不知道什么叫爱啊?没事的,我今天就教教你。这张符你撕不掉,晴明也撕不掉,它什么也不会做,可是一旦有人爱上你,或者是你爱上了谁,那么你就只有一个月可活了。回去吧,美人,我很好奇你这美貌还能让我欣赏多长时间。”

 

六、

茨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力量是第一位的,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并不被计入考虑范围。但是他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晴明少见的皱着眉头绕着他转,桃花樱花还有惠比寿花鸟卷也都围了他一大圈,叽叽喳喳吵吵闹闹的半天也没得出个结论,最后大家只能确定这真的是很严重很可怕的一种诅咒。但是只要是诅咒,肯定都有解决办法的。这个诅咒呢?晴明用扇子抵着额头:“我也不知道,这个诅咒我从来没见过。那位给茨木下咒的阴阳师似乎和我有些怨气,平日里又喜欢一些偏僻的咒术。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茨木你最近先不要出去,我再观察观察。”

莹草担心的坐在茨木身边,伸手摸了摸茨木长长的柔软的头发:“可是喜欢茨木的大人的人肯定很多呀……”她没说下去,但是大家都明白,茨木天天扮作女相出去,偏偏他这幅样子还好看的不得了,说有人会一见钟情一点也不过分。

晴明拍拍她的肩膀:“这没有事的,这个诅咒要求的应该是真正的……爱意。”

他说着,自己的声音也低沉下来。

“真正的爱意吗?”晴明用扇子敲打着手心,“这可麻烦了。”

茨木对晴明的话都没心没肺的应下,接着继续张望着找酒吞。红叶和一小撮女式神躲在转角处看着他叽叽喳喳的找酒吞说着什么,都不禁感慨万分。虽说晴明大人肯定会有办法,可是看着茨木和酒吞这情深意重的样子,一个月的时间又怎么够晴明大人找到诅咒的解法呢。

晴明把酒吞抓过来:“你是不是喜欢茨木?”

酒吞拿起酒葫芦朝着他噗噗噗喷了半天,黑着脸走了。晴明不管身上一片狼藉,紧紧的拽着他:“你要是喜欢茨木,真喜欢他的话,那茨木就要死了。”

酒吞这回是真黑了脸。他提着晴明的领子恶狠狠地对着他:“你他妈再说一遍?”

“茨木要死了!”

“就因为我喜欢他?”

晴明抓着酒吞的手腕:“对,就因为你喜欢他,他就要死了。”他趁着酒吞失神的片刻扯着酒吞进了一个最近的屋子里,把前因后果仔细的说了一遍。酒吞一直都一言不发,直到晴明说完,过了半天,才开口。

“行,我知道了。”
他的语气,表情都太过平静,平静的让他看起来只是知道了今天晚上吃什么而已。晴明也不做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所以,你想要怎么办?”

“怎么办?本大爷又不是非他不可。”他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拎起酒葫芦往门外走。背影和往常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但是不知为何,在院子里清清冷冷的月光下,看起来那么的萧索。

晴明坐了一会也走出去。博雅在转角处倚着墙等着他。

“神乐他们呢?今天居然没缠着你讲故事。”

晴明抬起头看着他,抿着嘴笑了笑:“你都知道了吧,茨木的事。”                                                 

博雅点点头,但是没接话,自顾自的说着:“要是有一天你中了这种诅咒,我一定会杀了我自己的。”

晴明看着他,终于笑了出来,但是笑容转瞬即逝。“就算酒吞现在是我的式神,对于他来说却只不过是一转眼的事。他还是大江山的鬼王,他手下还有千千万万的小妖需要他的庇护。博雅啊,他和我们可不一样呀。”

 

七、

茨木中了诅咒的第二天一早,樱花树下躺了一个醉醺醺的酒吞。一群小妖怪瑟瑟发抖的躲在一边,谁也不敢叫他。神乐不怕这些,她用手捂住鼻子遮酒味,拿伞戳了戳鬼王。

“起来啦!晴明大人让你去吃早饭啦。”

酒吞捂着眼睛翻个身,挥挥手:“别烦我。”

“快起来呀,哥哥说今天有好吃的椿饼呢。”

酒吞叹了口气,靠着树半坐着。“听着,我不想吃椿饼,我也不想去吃早饭。一边去小丫头。”

神乐转转手里的伞:“而且,晴明大人说了,茨木今天不舒服,让我去给他把早饭送到屋子里。可是我今天答应红叶姐姐去买新衣服了呢,你帮我去吧?”

听见茨木的名字,酒吞突然站起来。他深深的看了看神乐,然后背着酒葫芦朝门外走。

“你要去哪呀?”

“出去走走。你快把饭送去,一会该凉了。”

 

神乐跑回屋里,茨木正在慢吞吞的往身上套盔甲。但是奇怪的是他身上的衣服穿的不是盔甲的内衬,而是普通的便装。这让他看起来就好像只是试一试盔甲而已。

神乐看他慢吞吞的穿上盔甲,坐了一会发呆,又慢吞吞的脱了下来。

“你要吃饭吗?晴明大人说你应该想在屋子里呆着,让我把饭送来。”

茨木一向很受寮里的小孩子欢迎,他的脾气也好,看着神乐指挥小纸人把饭菜摆了一桌子,虽然很不想动,还是朝她笑笑:“谢谢你,吾这就吃,你回去告诉他,吾没事。”

神乐点点头,然后坐到了茨木对面。“我也没吃饭呢,哥哥让我们俩一起吃。今天有好吃的椿饼,你一定要多吃一点哦。”

这下茨木想不吃也不行了。但是神乐很乖巧,也不多说话,并不烦人。

吃完了她收拾收拾碗筷,然后又指挥小纸人走出去。“我回去啦,你有什么事就叫晴明和哥哥,他俩今天哪也不去。”


 


评论(4)

热度(49)

  1. 克先森克先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克克-C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