琬水

其实我叫余梁。
别看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真难过,我从来没收到过长评。

来和我数星星啊

就是,一个一个的数

不许眨眼睛。

我好困!

最近一直想写奶巍巍,但是实在是太累,算了,坑着吧。@

给你七十二个学时你都能浪费没,四十八个有什么用?

返聘真的是学校中一个令人窒息的操作。

不是每个老师都是适合返聘的。

我的妈呀

大晚上的太快乐了哈哈哈哈

弗兰的地狱之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得我好开心

楚山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灵魂的敲打

翛然君:

音怜:

鲁迅:我没怼过(雾)

转载自腐次元,侵删

【联合产粮活动|澜巍】求药

沈巍求仁得仁,终于死在了他心爱的人的怀里。

澜巍及衍生产粮活动:

澜巍及衍生写手联合产粮活动|第二弹|第十发






1.


赵云澜拎着酒壶下楼,本来是因为沈巍今日出去帮别人走镖,自己一人晚上睡不着出来闲逛,却不想路过后院的时候看见有人鬼鬼祟祟地在往井里扔什么东西。


他心中警钟大作,足下轻点,几下就把那人捉住。


赵云澜抓着他回到大堂,灯火点着,能看出来这个人一身夜行衣,装备齐全,手里还有半包药粉,正是镖局雇佣打更的王二。


赵云澜怒喝:“王二!你往井里放的什么?”


被捉住的畏畏缩缩,半天才抖出几个字来:“七日……七日毙。”


“今天是第几天?”


“第四日。”他突然跪下来:“大人饶命啊大人,我,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有人用我家老小威胁我,说若不给镇魂镖局下毒,我家上下就一个活口也不留啊!”


大厅里声音嘈杂,镖局的其他人也都披上衣服出来查看。赵云澜阴沉着脸把人扔给祝红审问,自己去问怪僧林静:“怎么样,是七日毙吗?”


林静将药粉倒入小鼠口中,只见小鼠行动无碍如同往常,然后突然气绝身亡。他点点头:“是七日毙。”


赵云澜宝剑出鞘,剑锋离那人脖子不消半寸,正要刺进去,只听门外一人温和言语:“云澜,你们深更半夜怎么了?”


是在外走镖的沈巍。大庆扑过去挂在他衣襟上,沈巍把黑猫抱在怀里揉揉头,走几步看清屋里形式之后神情也冷下来。他伸手捻起药粉放在鼻子下闻一闻,再看各人脸上神情,也猜出来大概。赵云澜收回宝剑,与他耳语几番,沈巍点头了然,倒是走向了绑在柱子上的王二。


沈巍面相温润,可王二眼里却只有深深的畏惧。他说话越发颠三倒四,沈巍皱一皱眉头,本想等对方冷静下来再问,没想到王二突然喷出一口血正淋在他面上。赵云澜大惊,扯过沈巍擦脸,再转头只看见王二早已气绝身亡。


人死了也不能就在这绑着不管,他吩咐人先去门口的河里打水来,然后又让人把王二处理了。王二被拖出去,屋子里顿时人心惶惶。七日毙是一种剧毒,服了毒的人没有任何征兆,但是只要连着服用七天必死无疑。不过王二说只投了四天,镖局每天都有走镖的,细算下来没人吃够七天毒药。可这事又不能光凭算,人命关天事不宜迟,赵云澜同沈巍合计,当机立断把镖局各位叫起来,由林静和沈巍两个人分别诊脉,计算各人都食用了几日七日毙。


沈巍连大庆都没放过,按住猫揉揉肚子,又掰开嘴看看舌头,才松开手。林静开口:“老大,我诊的除了小郭和祝红,都是吃三天。咱们不是一起走镖回来的吗。”


赵云澜闻言点头,搬个椅子坐下。沈巍接话:“我也没查出来有人喝了四天毒药。以三天居多,恕之是一天。”他顿了顿:“这应该是有人故意要害镖局,但是现在为大家解毒要紧,剩下的可以推后再说。各位体内毒素都不多,短期内身体不会有太大问题。”


赵云澜沉思片刻,看向林静:“解药几日能做出来?”


林静皱起眉头:“一天就能做好,但是解药中的各成分药性相克,就算喝了解药也活不下来,倒不如把毒药留在体内,还能多活一两年。”


祝红问:“那怎么办?”


沈巍道:“那就去找昆仑君求解药。昆仑圣君宫殿旁有一处天泉,能解世间所有毒。”


前因后果都明白了,赵云澜就把大家赶回去休息。小郭哆哆嗦嗦地抹眼泪,赵云澜踹他一脚:“哭个屁?怕死?”


郭长城年纪还小,被他这么一踢倒是把眼泪咽回去一半,抽噎着看他:“不是……”


赵云澜看他可怜,也不好意思再吓唬他。这孩子家里世代为官,他舅舅就是龙城的父母官,小郭自己放着好日子不过,跑过来跟他们风里来雨里去,如今还中了毒。赵云澜平日里没少找郭长城的舅舅帮忙,出了这种事他也挺对不起人家。


赵云澜揉揉他的头发:“嗨,男子汉大丈夫,别没事掉猫尿。这不都没死吗,再说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别哭丧了。”


郭长城抬头怯怯地看他:“赵……赵哥……”


赵云澜冲他笑一笑:“你赵哥在这,有啥解决不了的问题?”


他搂着沈巍回房,背对着他们挥挥手:“得了,今天晚上也差不多了,都去睡觉吧,明天再说。”


 


2.


沈巍的宅子在龙城的西边,和镇魂镖局相距甚远,正好把镖局里的其他人都挪过去住,只留中毒浅的留在这里抓幕后黑手。


赵云澜收拾行李,沈巍坐在窗边写信。他把信纸缠在信鸽腿上,看着鸽子飞走,回过头问赵云澜:“你当真要去昆仑神殿?”


赵云澜揉揉脸:“当真。全镖局上上下下这么多口人,都仰仗着我,如今明摆着是有人想害我,连累了他们,我怎么也不能不管不顾。”他低下头亲吻沈巍,粘粘糊糊地挂在他身上:“快安慰安慰你夫君我,我咱俩下一次见面就是好长时间之后了。”


沈巍拨开他的手:“别闹。”他笑一笑,抬眼看赵云澜:“我同你一起走。”


赵云澜眼睛都要瞪出来:“你说什么?”他恍惚地看看四周:“你跟我一起走?”


沈巍点头,不知从哪拽出一个包裹:“嗯,咱俩一同。”


“那怎么能行?这一路上肯定万分艰险,风餐露宿有上顿没下顿,你本来就中毒了,岂不是更伤身体?”


 “你不是跟我一样吗?你都行,我也没事的。”看赵云澜又要开口反驳,沈巍伸出一只手指压在他的唇瓣:“而且,你就算去了昆仑山也找不到去神殿的路。你也晓得我和弟弟在昆仑殿长大,后来面面自立下山,做了些错事,昆仑君叫我去寻他回去受罚,没想到不仅没把他带回去,我自己也被你留下来。”他倒一杯茶递给赵云澜:“我这次也正好带着你见见他,就当成是……”他的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不肯再说,赵云澜笑起来:“你羞什么?咱们俩就是去见父母。你说昆仑君看见我会不会生气啊?你算他儿子,我把你给领走,总觉得他非揍我一顿不可。”


沈巍抿口茶,稍微有点慌乱地回答:“他不会的,圣君……圣君是个温和的好人,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赵云澜笑他:“没事,就算他脾气不好我也不生气,人都说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我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他怎么着也不能烦我啊。”


沈巍推开他:“你少犯浑,快去安排安排,咱俩一走就是几个月,镖局还要吃饭呢。”


 


3.


他俩用了一个月才到昆仑山。昆仑山脚下是个繁华的小镇子,赵云澜在路上漂泊一个月,如今看见这么有人烟的地方十分高兴,当机立断找了家驿店要了间上房住下、又叫小二不要打扰,拉着沈巍躺在床上说什么都不起来了。


沈巍拍拍他:“我先去沐浴。”


赵云澜哼唧两声,转身把头埋在枕头里。


这家店以温泉著名,每件上房里都修了池子。店小二还往池子里扔了花瓣,沈巍哭笑不得,把花瓣泼开,自己褪下衣衫坐进去。他舒展身体,把体内所剩无几的内力调动起来流经全身经络,觉得好些了才长出口气放松下来。


他算了算,自己的寿数还够安顿好赵云澜。


水温稍有些烫,泡久了也不觉难受。他坐了一会觉得越来越困,伏在池边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人在推他。


赵云澜睡醒一觉起来还没看见沈巍,抬眼又发现沈巍的衣服还在屏风上搭着,于是好奇地去看看,正看见沈巍脸上一片红晕,一动不动地伏着。


他本来想调笑几句,可眼看着沈巍怎么也不醒,顿时慌了神,把他从温泉里抱出来,随便擦几下裹进被子里。


沈巍几个时辰之后才幽幽睁开眼睛。赵云澜紧锁着眉头坐在窗边,查看镖局寄来的书信。他把手里的东西扔到桌上:“沈巍,你实话告诉我,你怎么了?”


沈巍刚醒,脑子还钝钝的,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回答他:“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赵云澜气的双目赤红,伸手捉住沈巍的衣襟:“你还敢说自己没事?你知不知道你上午在温泉里昏过去了?沈巍,你现在内力基本没有,身上又大大小小好几处内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巍这才反应过来。他把被子往上拽了拽。沉吟片刻,选了一个最容易接受的说法:“我……我上次去走镖的时候中了毒,但是你放心,我已经把解药都及时吃了,就是这几天有点累,没调养好。”


赵云澜恨恨地捶床:“你他妈不要命了是吗?你明知道自己这个德行还要来跟我去昆仑山?沈巍,你他妈能不能给自己考虑考虑?”


他像牛一样粗粗地喘了几口气,沈巍还想解释一下,但他完全不听,摔门而去。


沈巍看他走了,无可奈何地望向门口,然后下床套上外衣,坐在书桌前摆好纸墨开始写信。


再说赵云澜,他摔门而去之后又无处可走,于是下楼选了个桌子坐下,点了几道特色菜,要了一坛好酒。


这个地方天寒地冻,酒比龙城的要烈,一口下去让人觉得四肢都通透了。赵云澜拎着酒去隔壁桌凑热闹,三下两下就跟他们混熟了。几个汉子拍他的肩膀:“兄弟,那昆仑山你也要上,当真是好汉啊!”


赵云澜不解:“这有何妨,既然是座山,就没有上不得的道理。我是为了给兄弟们求解药,能上就上,不能上也要上。”


其中一人道:“你是为了昆仑圣泉?”


赵云澜点头应了,那人接着说:“像你这样的江湖汉子年年都有,可惜没有一个人真的上去过。”


旁边一人接话:“你以为昆仑神殿那么好进吗?当年昆仑圣君神游之前,曾经给宫殿设了界,就算你上的去也进不去。你们忘了吗?就连他那小弟子都被结界挡在外面。要说那孩子也真是可怜,自小就在昆仑圣殿长大,又从未下过山,被挡在外面也不知道怎么活,据说后来还是一路行镖的救了他。”


赵云澜惊了一下:“你说,那孩子是被拦在外面的?”


“可不是嘛,”说话的人喝一口酒,“要不然好端端地怎么就回不去了?算起来昆仑仙君也走了十几年,那界可够结实的,前些日子有人想进殿还被拦在外面了。”


赵云澜又听他们说些别的,天色渐晚,想起来沈巍还没吃东西,于是吩咐小二把他点的菜送到楼上,自己也跟着回去。


沈巍端着书坐在桌边正在看,见他回来了诺诺地想说点什么,还是没张开嘴。赵云澜叹口气:“行了别看了,先吃饭。”


沈巍立刻拿起筷子。


赵云澜叼口菜吃:“诶,我刚才在楼下听他们说了昆仑神殿的事情,怎么跟你说的不一样?”他气还没消完,不自觉地带点审问的语气。


沈巍看他:“……我是骗了你。”


赵云澜又气又笑:“沈巍,你做贼心虚也不能这么心虚吧?我可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自己招了?”


沈巍把头深深地埋下去。赵云澜扔了筷子:“得了,我看我今天不用吃也饱了。好,你既然跟我说你骗了我,那就告诉我你都哪骗的我?”


沈巍也跟着放下筷子,赵云澜拦住他:“你不行,你还得吃。算了,你先吃,吃完了跟我说。”


沈巍食不知味,好不容易挨过一顿饭,等小二收拾了碗筷,自己竟扑通一下在赵云澜面前跪下:“我说我是为了找面面才下来的,其实不是,我是自己偷偷跑下来的。面面受了伤,我是他哥哥不能不管他,就偷偷拿了圣泉下山给他疗伤。圣君本意是让他好好吃了这个教训,可是我一时心软,坏了规矩,再回去的时候圣君已经去云游了,我也回不去了。”


赵云澜立即伸手扶他起来:“那你为什么要骗我?沈巍你也够厉害的,同一道说辞跟我说了十多年了,居然一点破绽都没有,真是难为你。你快起来,好端端地跪什么!”


沈巍眼眶立刻就红了:“我是……我担心而已……”


赵云澜头疼:“你怕什么?谁还不犯错了?”他让沈巍坐到自己腿上,只感觉对方似乎有点太轻了:“我生气又不是因为你做错了,我是气你总是什么都瞒着我。小巍,我知道你是担心我,可是你若是早点告诉我,我也绝不会让你跟着我过这一个月的苦日子的。”


沈巍抱着他,把头埋进他的颈窝,半晌才闷闷开口:“不会了,以后都不会骗你了。”


4.


昆仑山上终年白雪皑皑,赵云澜实在拗不过沈巍,把俩人裹成球,这才启程上山。


他们一路上畅通无阻,赵云澜却打心里觉得不安。他扭头去看沈巍:“小巍,你觉不觉得有点不对劲?”


沈巍低头不知道在干什么,听了他的话疑惑地问:“什么不对劲?”


赵云澜也说不好,他胡乱地挥挥手:“就是,哎,就是,你有没有觉得我们这一路上实在是太顺利了?”


沈巍笑起来,吸了一口凉风引几声咳嗽。赵云澜伸手抚一抚他的后背,等气喘匀了,他说道:“那些人找不到昆仑圣殿不仅是因为有结界,还是因为他们压根就不认识路。”他捡起一块石头:“我领着你走的都是捷径,要是还不顺利,那可就真不太对了。”


赵云澜细想他说的有理,便不再询问。过了一会他又开口:“诶小巍,那你说咱们俩怎么进神殿啊?”


沈巍嗔怒地瞪他:“不是说了有我吗?当年我年纪小,被拦在外面也进不去,现在还能有人拦住我?”他督促赵云澜:“快走,圣殿今天就能到了。”


 


赵云澜跟着他走了一会,层层雾霭中昆仑神殿如同世外仙境,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沈巍先赵云澜几步站定。他带着痴迷和崇拜地抬头仰望,伸手按在流光溢彩的结界上。


雾气凝重,仅仅几步之遥,沈巍的身影他已经看不太真切了。赵云澜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他伸出手去扯沈巍,刚刚触及衣摆就听见瓷器破碎的声音,烟雾刹那间消散地无影无踪,沈巍回头冲他笑一笑:“好了,可以进去了。”


赵云澜被那声脆响吓一跳,又听可以进去了,顿时被得救了的喜悦击中。他雀跃地越过沈巍,进了前院。赵云澜站定,双手合十向神殿拜一拜:“后生贸然闯入,只求天泉救济我镖局弟兄,还望圣君体谅。”


昆仑神殿清雅地不像个宫殿,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唯一与众不同的应当是四周郁郁葱葱的竹林。


赵云澜笑道:“我说你总喜欢清新淡雅的东西,原来从小生活的地方就这么超凡脱俗。等下我定要好好感谢昆仑圣君,谢谢他把你教导成这么个冰清玉洁的美人”


他讲完,却没听见沈巍的回话,于是转过身来,但是已经找不到沈巍的身影了。他的担忧和没来由的恐慌满满地溢出来,又不想露怯,只能用笑声遮掩。赵云澜安慰自己沈巍应当是终于回了家,想先去走一走,于是自己迈步走进殿内,抬眼却看见一尊威仪的神像摆在屋子的正中央。赵云澜想这个应该就是昆仑圣君的模样,又想这个人也是够自恋,居然在自己的宫殿里放自己的雕像。


他毫不畏惧地正视神像,片刻后惊觉这神像竟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赵云澜心中警铃大作,他踉跄着后退,大喊:“小巍!沈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仍旧没人理他。赵云澜转身,看见沈巍就站在殿外。他向沈巍走去,身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赵云澜暗自捏捏手:“小巍,你刚才去哪了?你——”


他被门口的什么东西拦回去。赵云澜接连试了几下,都没闯出去,他崩溃地捶打:“小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巍就站在他的面前,顺着脸庞流下一滴清泪。赵云澜趴在这层界上,沈巍伸出手,和他手掌相对,却感受不到对方的温度。


他轻轻开口:“昆仑,我把你带回来了。”


这声昆仑在赵云澜耳中犹如一声炸雷,纷纷扰扰的前尘往事都随之一同涌进来。


他看见自己青衣长衫,牵着一个黑发黑袍的小孩子慢慢地登上昆仑山,他看见自己给那孩子起名为巍,他看见沈巍流着眼泪,泣血埋葬他的躯壳,他看见沈巍就着烛火没日没夜地雕出他的容貌。


过去种种同当前情形交替出现,界外沈巍的脸色越发苍白,他的耳边响起自己声音:“若是品行端庄,能担大任,你就带他回来吧。”


赵云澜泪流满面,用肩膀狠劲地撞向门外,又被弹回来。他脑海里回旋千万年的记忆,他眼前是爱人溢血的嘴角,他耳边是自己清冷无情的声音,他身后是沈巍一刀一刀刻下的盛着深情和思念的塑像。


沈巍眼前已经一阵阵发黑。他知道自己再也撑不下去了,但是还好,他完成了昆仑交代的事。


 


赵云澜终于从神殿里走出来。他拿回了昆仑的神力和记忆,已经不仅仅是赵云澜。他轻柔地抱起沈巍软倒下去的身体,吻去他唇边的鲜血。


沈巍尽力勾起一个美好的笑容。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但能感受到赵云澜温暖的怀抱。


沈巍想说点什么,开口被涌上来的鲜血呛到。虽然没说出来,不过他知道赵云澜明白自己的要说的话,也不再在意。


他的爱人,他的师尊,他亦父亦友最亲密的人,在他耳边轻轻开口:“小巍,你做的特别好,谢谢你。”


沈巍恍惚之中点点头,那声音又说:“我爱你。”


千万种庆幸欣喜和骄傲在这一瞬间全都化成了灰。沈巍慷慨赴死的决心如同被细密的针捅破,里面本来就是无谓的气,便飘飘悠悠地四散飞走。


沈巍后悔了。原来自己算尽心机,用毕生功力求来的昆仑转世,要用他的心来换。


End


 


 ——————————————————————————————


 宝贝们看完文了,活动也了解一下呀(ง •̀_•́)ง具体说明在合集的第一张,简单来说这是个猜作者的活动,参与的名单在合集的活动说明中,大家多点评论好不好哇(ฅ>ω<*ฅ)


 


 


 



真好

取关了好多人之后感觉我首页干净了不少

朱一龙好帅啊!

我去看了那个爱奇艺什么粉丝,就是那个黑粉

有病吧。

那明显是个傻子啊!

我王凯朱一龙白宇都喜欢,都是我本命。

她的头像也不对劲

很像个黑子。

反正我拢龙没黑点,只能黑黑粉,到时候剧出来你们还不是乖乖回坑?

。行吧

我可怂了。


美好的一刻

本来是大家胡闹,随便选了一个角度,没想到会如此成功。